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资源 > 教学论文
教学论文
教学论文
体育之研究
发布时间:2012-12-21 20:05:48     点击数:     来源:

 毛泽东

    国力苶弱(一),武风不振,民族之体质,日趋轻细。此甚可忧之现象也。提倡之者,不得其本,久而无效。长是不改,弱且加甚。夫命中致远,外部之事,结果之事也。体力充实,内部之事,原因之事也。体不坚实,则见兵(二)而畏之,何有于命中,何有于致远?坚实在于锻炼。锻炼在于自觉。今之提倡者,非不设种种之方法,然而无效者,外力不足以动其心,不知何为体育之真义。体育果有如何之价值,效果云何,著手何处,皆茫乎如在雾中,其无效亦宜。欲图体育之效,非动其主观,促其对体育之自觉不可。苟自觉矣,则体育之条目,可不言而自知,命中致远之效,亦当不求而自至矣。不佞(三)深感体育之要,伤提倡者之不得其当,知海内同志,同此病而相怜者必多。不自惭赧(四),贡其愚见,以资商榷。所言并非皆己实行,尚多空言理想之处,不敢为欺。倘辱不遗,赐之教诲,所虚心百拜者也。

  第一 释体育

  自有生民以来,智识有愚闇,无不知自卫其生者。是故西山之薇(五),饥极必食;井上之李(六),不容不咽;巢木以为居;皮兽以为衣;盖发乎天能,不知所以然也。然而未精也。有圣人者出,于是乎有礼,饮食起居,皆有节度。故子之燕居,申申如也,夭夭如也(七);食饐而谒,鱼馁而肉败,不食(八);射于矍相之圃,盖观者如墙堵焉(九)。人体之组成,与群动无不同,而群动不能及人之寿,所以制其生者无节度也。人则以节度制其生,愈降于后而愈明,于是乎有体育。体育者,养生之道也。东西之所明者不一:庄子效法于庖丁(一○),仲尼取资于射御(一一);现今文明诸国,德为最盛,其斗剑之风,播于全国;日本则有武士道,近且因吾国之绪余,造成柔术,觥觥乎(一二)可观已。而考其内容,皆先精究生理,详于官体之构造,脉络之运行,何方发达为早,何部较有偏缺,其体育即准此为程序,抑其过而救其所不及。故其结论,在使身体平均发达。由此言之,体育者,人类自其养生之道,使身体平均发达,而有规则次序之可言者也。

  第二 体育在吾人之位置

  体育一道,配德育与智育,而德智皆寄于体。无体是无德智也。顾知之者或寡矣。或以为重在智识,或曰道德也。夫知识则诚可贵矣,人之所以异于动物者此耳。顾徒知识之何载乎?道德亦诚可贵矣,所以立群道平人己者此耳。顾徒道德之何寓乎?体者,为知识之载而为道德之寓者也。其载知识也如车,其寓道德也如舍。体者,载知识之车而寓道德之舍也。儿童及年入小学,小学之时,宜专注重于身体之发育,而知识之增进道德之养成次之。宜以养护为主,而以教授训练为辅。今盖多不知之,故儿童缘读书而得疾病或至夭殇者有之矣。中学及中学以上,宜三育并重,今人则多偏于智。中学之年,身体之发育尚未完成,乃今培之者少而倾之者多,发育不将有中止之势乎?吾国学制,课程密如牛毛,虽成年之人,顽强之身,犹莫能举,况未成年者乎?况弱者乎?观其意,教者若特设此繁重之课,以困学生,蹂躏其身而残贼其生,有不受者则罚之;智力过人者,则令加读某种某种之书,甘言以#恬之,厚赏以诱之。嗟乎,此所谓贼夫人之子欤!学者亦若恶此生之永年,必欲摧折之,以身为殉而不悔。何其梦梦如是也!人独患无身耳,他复何患?求所以善其身者,他事亦随之矣。善其身无过于体育。体育于吾人实占第一之位置。体强壮而后学问道德之进修勇而收效远。于吾人研究之中,宜视为重要之部。学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此之谓也。

  第三 前此体育之弊及吾人自处之道

  三育并重,然昔之为学者,详德智而略于体。及其弊也。偻身俯首,纤纤素手,登山则气迫,涉水则足痉。故有颜子而短命(一三),有贾生(一四)而早夭,王勃(一五)卢照邻(一六)或幼伤或坐废。此皆有甚高之德与智也,一旦身不存,德智则从之而隳矣(一七)。惟北方之强,任金革死而不厌(一八)。燕赵多悲歌慷慨之士(一九)。烈士武臣,多出凉州(二十)。清之初世,颜习斋(二一)李刚主(二二)文而兼武。习斋远跋千里之外,学击剑之术于塞北,与勇士角而胜焉。故其言曰:文武缺一岂道乎?顾炎武(二三)南人也,好居于北,不喜乘船而喜乘马。此数古人者,皆可师者也。学校既起,采各国之成法,风习稍稍改矣。然办学之人,犹未脱陈旧一流,囿于所习,不能骤变,或少注意及之,亦惟是外面铺张,不揣其本而齐其末。故愚观现今之体育,率多有形式而无实质。非不有体操课程也,非不有体操教员也,然而受体操之益者少。非徒无益,又有害焉。教者发令,学者强应,身顺而心违,精神受无量之痛苦,精神苦而身亦苦矣。盖一体操之终,未有不貌瘁神伤者也。饮食不求洁,无机之物、微生之菌,入于体中,化为疾病;室内光线不足,则目力受害不小;桌椅长短不合,削趾适履,则躯干受亏;其余类此者尚多,不能尽也。然则为吾侪学者之计如之何?学校之设备,教师之教训,乃外的客观的也。吾人盖尚有内的主观的。夫内断于心,百体从令。祸福无不自己求之者,我欲仁斯仁至,况于体育乎。苟自之不振,虽使外的客观的尽善尽美,亦犹之乎不能受意也。故讲体育必自自动始。

  第四 体育之效

  人者动物也,则动尚矣。人者有理性的动物也,则动必有道。然何贵乎此动邪?何贵乎此有道之动邪?动以营生也,此浅言之也;动以卫国也,此大言之也。皆非本义。动也者,盖养乎吾生乐乎吾心而已。朱子(二四)主敬,陆子(二五)主静。静,静也;敬,非动也,亦静而已。老子(二六)曰无动为大。释氏(二七)务求寂静。静坐之法,为朱陆之徒者咸尊之。近有因是子(二八)者,言静坐法,自诩其法之神,而鄙运动者之自损其体。是或一道,然予未敢效之也。愚拙之见,天地盖惟有动而已。

  动之属于人类而有规则之可言者曰体育。前既言之,体育之效,则强筋骨也。愚昔尝闻,人之官骸肌络,及时而定,不复再可改易,大抵二十五岁以后,即一成无变。今乃知其不然。人之身盖日日变易者:新陈代谢之作用不绝行于各部组织之间,目不明可以明,耳不聪可以聪,虽六七十之人犹有改易官骸之效,事盖有必至者。又闻弱者难以转而为强,今亦知其非是。盖生而强者,滥用其强,不戒于种种嗜欲,以渐戕贼其身,自谓天生好身手,得此已足,尚待锻炼?故至强者或终转为至弱。至于弱者,则恒自悯其身之下全,而惧其生之不永,兢业自持。于消极方面,则深戒嗜欲,不敢使有损失。于积极方面,则勤自锻炼,增益其所不能。久之遂变而为强矣。故生而强者不必自喜也,生而弱者不必自悲也。吾生而弱乎,或者夭之诱我以至于强,未可知也。东西著称之体育家,若美之罗斯福(二九)、德之孙棠(三○)、日本之嘉纳(三一),皆以至弱之身,而得至强之效。又尝闻之,精神身体,不能并完。用思想之人,每歉于体;而体魄蛮健者,多缺于思。其说亦谬。此盖指薄志弱行之人,非所以概乎君子也。孔子七十二而死,未闻其身体不健;释迹往来传道,死年亦高;邪苏(三二)不幸以冤死;至于摩诃末(三三),左持经典,右执利剑,征压一世。此皆古之所谓圣人,而最大之思想家也。今之伍秩庸先生(三四),七十有余岁矣,自谓可至百余岁,彼亦用思想之人也;王湘绮(三五)死年七十余,而康健矍铄。为是说者,其何以解邪?总之,勤体育则强筋骨,强筋骨则体质可变,弱可转强,身心可以并完。此盖非天命而全乎人力也。

  非第强筋骨也,又足以增知识。近人有言曰: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此言是也。欲文明其精神,先自野蛮其体魄。苟野蛮其体魄矣,则文明之精神随之。夫知识之事,认识世间之事物而判断其理也。于此有须于体者焉。直观则赖乎耳目,思索则赖乎脑筋,耳目脑筋之谓体,体全而知识之事以全。故可谓间接从体育以得知识。今世百科之学,无论学校独修,总须力能胜任。力能胜任者,体之强者也。不能胜任者,其弱者也。强弱分,而所任之区域以殊矣。

  非第增知识也,又足以调感情。感情之于人,其力极大。古人以理性制之,故曰主人翁常惺惺否(三六),又曰以理制心。然理性出于心,心存乎体。常观罢(三七)弱之人,往往为感情所役,而无力以自拔;五官不全及肢体有缺者,多困于一偏之情,而理性不足以救之。故身体健全,感情斯正,可谓不易之理。以例言之:吾人遇某种不快之事,受其刺激,心神震荡,难于制止,苟加以严急之运动,立可汰去陈旧之观念,而复使脑筋清明,效盖可立而待也。

  非第调感情也,又足以强意志。体育之大效,盖尤在此矣。夫体育之主旨,武勇也。武勇之目,若猛烈,若不畏,若敢为,若耐久,皆意志之事。取例明之,如冷水浴足以练习猛烈与不畏,又足以练习敢为。凡各种之运动,持续不改,皆有练习耐久之益。若长距离之赛跑,于耐久之练习尤著。夫力拔山气盖世(三八),猛烈而已;不斩楼兰誓不还(三九),不畏而已;化家为国,敢为而已;八年于外,三过其门而不入(四十),耐久而已。要皆可于日常体育之小基之。意志也者,固人生事业之先躯也。

  肢体纤小者举止轻浮,肤理缓弛者心意柔钝,身体之影响于心理也如是。体育之效,至于强筋骨,因而增知识,因而调感情,因而强意志。筋骨者,吾人之身;知识、感情、意志者,吾人之心。身心皆适,是谓俱泰。故夫体育非他,养乎吾生、乐乎吾心而已。

  第五 不好运动之原因

  运动力体育之最要者。今之学者多不好运动,其原因盖有四焉:一则无自觉心也。一事之见于行为也,必先动其喜为此事之情,尤必先有对于此事明白周详知其所以然之智。明白周详知所以然者,即自觉心也。人多不知运动对于自己有如何之关系,或知其大略,亦未至于亲切严密之度。无以发其智,因无以动其情。夫能研究各种科学孜孜不倦者,以其关系于己者切也。今日不为,他日将无以谋生。而运动则无此自觉,此其咎由于自己不能深省者半,而教师不知所以开之亦占其半也。一则积习难返也。我国历来重文,羞齿短后(四一),动有好汉不当兵之语。虽知运动当行之理,与各国运动致强之效,然旧观念之力尚强,其于新观念之运动,盖犹在迎拒参半之列。故不好运动,亦无怪其然。一则提倡不力也。此又有两种:其一,今之所称教育家,多不诺体育。自己不知体育,徒耳其名,亦从而体育之,所以出之也不诚,所以行之也无术,遂减学者研究之心。夫荡子而言自立,沉湎(四二)而言节饮,固无人信之矣。其次,教体操者多无学识,语言鄙俚,闻者塞耳。所知惟此一技,又未必精,日日相见者,惟此机械之动作而已。夫徒有形式而无精意以贯注之者,其事不可一日存,而今之体操实如是。一则学者以运动力可羞也。以愚所考察,此实为不运动之大原因矣。夫衣裳檐檐(注:将木字旁换成衣字旁)、行止于于、瞻视舒徐而夷犹(四三)者,美好之态,而社会之所尚也。忽尔张臂露足,伸肢屈体,此何为者邪?宁非大可怪者邪?故有深知身体不可不运动,且甚思实行,竟不能实行者;有群行群止能运动,单独行动则不能者;有燕居私室能运动,稠人广众则不能者。一言蔽之,害羞之一念为之耳。四者皆不好运动之原因。第一与第四属于主观,改之在己;第二与第三属于客观,改之在人,君子求己,在人者听之可矣。

  第六 运动之方法贵少

  愚自伤体弱,因欲研究卫生之术。顾古人言者亦不少矣。近今学校有体操、坊间有书册,冥心务泛(四四),终难得益。盖此事不重言谈,重在实行,苟能实行,得一道半法已足,曾文正行临睡洗脚、食后千步之法,得益不少。有老者年八十犹康健,问之,曰:吾惟不饱食耳。今之体操,诸法樊陈(四五),更仆尽之(四六),宁止数十百种?巢林止于一枝,饮河止于满腹(四七)。吾人惟此身耳,惟此官骸藏络(四八)耳,虽百其法,不外欲使血脉流通。夫法之致其效者一,一法之效然,百法之效亦然,则余之九十九法可废也。目不两视而明,耳不两听而聪,筋骨之锻炼而百其方法,是扰之也。欲其有效,未见其能有效矣。夫应诸方之用,与锻一己之身者,不同。浪桥所以适于航海,持竿所以适于逾高,游戏宜乎小学,兵式宜乎中学以上,此应诸方之用者也。运动筋骸使血脉流通,此锻一己之身者也。应诸方之用者其法宜多,锻一己之身者其法宜少。近之学者,多误此意,故其失有二:一则好运动者,以多为善,几欲一人之身,百般俱备,甚至无一益身者;一则不好运动者,见人之技艺多,吾所知者少,则绝弃之而不为,其宜多者不必善,务广而荒,又何贵乎?少者不必不善,虽一手一足之屈伸,苟以为常,亦有益焉。明乎此,而后体育始有进步可言矣。

  第七 运动应注意之项

  凡事皆宜有恒,运动亦然。有两人于此,其于运动也,一人时作时辍,一人到底不懈,则效不效必有分矣。运动而有恒,第一能生兴味。凡静者不能自动,必有所以动之者。动之无过于兴味。凡科学皆宜引起多方之兴味,而于运动尤然。人静处则甚逸,发动则甚劳,人恒好逸而恶劳,使无物焉以促之,则不足以移其势而变其好恶之心。而此兴味之起,由于日日运动不辍。最好于才起临睡行两次运动,裸体最善,次则薄衣,多衣甚碍事。日以为常,使此运动之观念,相连而不绝,今日之运动,承乎昨日之运动,而又引起明日之运动。每次不必久,三十分钟已足。如此自生一种之兴味焉。第二能生快乐。运动既久,成效大著,发生自己价值之念。以之为学则胜任愉快,以之修德则日起有功,心中无限快乐,亦缘有恒而得也。快乐与兴味有辨。兴味者运动之始,快乐者运动之终。兴味生于进行,快乐生于结果。二者自异。

  有恒矣,而不用心,亦难有效。走马观花,虽日日观,犹无观也。心在鸿鹄(四九),虽与俱学,勿若之矣。故运动有注全力之道焉。运动之时,心在运动,闲思杂虑,一切屏去,运心于血脉如何流通,筋肉如何张弛,关节如何反复,呼吸如何出入。而运作按节,屈伸进退,皆一一踏实。朱子论主一无适(五○),谓吃饭则想着吃饭,穿衣则想着穿衣。注全力于运动之时者,亦若是则已耳。

  文明柔顺(五一),君子之容。虽然,非所以语于运动也。运动宜蛮拙。骑突枪鸣十荡十决(五二),暗恶颓山岳、叱咤变风云,力拔项王之山,勇贯由基之札(五三),其道盖存乎蛮拙,而无与于纤巧之事。运动之进取宜蛮,蛮则气力雄,筋骨劲。运动之方法宜拙,拙则资守实,练习易。二者在初行运动之人为尤要。

  运动所宜注意者三:有恒一也,注全力二也,蛮拙三也。他所当注意者尚多。举其要者如此。

  第八 运动一得之商榷

  愚既粗涉各种运动,以其皆系外铄而无当于一己之心得。乃提挚各种运动之长,自成一种运动,得此运动之益,颇为不少。凡分六段:手部也,足部也,躯干部也,头部也,打击运动也,调和运动也。段之中有节,凡二十有七节。以其为六段,因名之曰六段运动。兹述于后,世之君子,幸教正焉。

  一、手部运动,坐势。

  1.握拳向前屈伸。左右参,三次(左右参者,左动右息,右动左息,相参互也)。

  2.握拳屈时前侧后半圆形运动。左右参,三次。

  3.握拳向前面下方屈伸。左右并,三次(左右并者,并动不相参互)。

  4.手仰向外拿。左右参,三次。

  5.手复向外拿。左右参,三次。

  6.伸指屈时前刺。左右参,三次。

  二、足部运动,坐势。

  1.手握拳左右垂。足就原位一前屈,一后斜伸。左右参,三次。

  2.手握拳前平。足一侧伸,一前屈。伸者可易位,屈者惟趾立。臀跟相接。左右参,三次。

  3.手握拳左右垂。足一支一揭。左右参,三次。

  4.手握拳左右垂。足一支一前踢。左右参,三次。

  5.手握拳左右垂。足一前屈,一后伸。屈者在原位,伸者易位,两足略在直线上。左右参,三次。

  6.手释拳。全身一起一蹲,蹲时臀跟略接,三次。

  三、躯干部运动,立势。

  1.身向前后屈。三次(手握拳,下同)。

  2.手一上伸,一下垂。绷张左右胸肋,左右各一次。

  3.手一侧垂,一前斜垂。绷张左右背肋,左右各一次。

  4.足丁字势。手左右横荡。扭捩腰胁。左右各一次。

  四、头部运动,坐势。

  1.头前后屈。三次。

  2.头左右转。三次。

  3.用手按摩额部、颊部、鼻部、唇部、喉部、耳部、后颈部。

  4.自由运动。头大体位置不动,用意使皮肤及下颚运动。五次。

  五、打击运动,不定势(打击运动者,以拳遍击身体各处,使血液奔注,筋肉坚实,为此运动之主)。

  1.手部。右手击左手,左手击右手。

  (1)前膊。上面、下面、左面、右面。

  (2)后膊。上面、下面、左面、右面。

  2.肩部。

  3.胸部。

  4.胁部。

  5.背部。

  6.腹部。

  7.臀部。

  8.腿部。上腿、下腿。

  六、调和运动,不定势。

  1.跳舞。十余次。

  2.深呼吸。三次。

(原载1917年4月1日《新青年》第三卷第二号)

  注释:

 (一)苶音涅,疲弱的样子。

 (二)兵,就是武器。

 (三)不佞,谦虚的自称。

 (四)不自惭赧,自己不感到惭愧,表示谦虚的意思。

 (五)西山之薇,见《史记》。伯夷、叔齐兄弟二人,不愿继承孤竹君的王位,逃到首阳山隐姓埋名。周武王起兵打殷纣王,他俩不以为然,曾拦马劝阻无效。周朝得了天下,伯夷、叔齐以吃周朝的粮食为耻,就在西山下采野薇吃。后饿死。

 (六)井上之李,见《孟子》。陈仲子,战国时人,他的哥哥做了大官,他以为不义,不愿在他哥哥家里做寄生虫,便同自己的妻子逃到楚国,织麻鞋为生。有一次,他三天没有吃饭,看见井上有被虫子吃了过半的李子,自己忍不住爬过去吃。

 (七)子之燕居……三句,见《论语》。说孔老夫子在休息时十分舒坦的样子。

 (八)食饐而谒……三句,见《论语》。是说孔夫子讲卫生,经久变味的饭和烂鱼败肉,孔夫子是不吃的。

 (九)射子矍相之圃……二句,见《礼记》。矍相在山东曲阜县城内阔里以西,孔子当日在这里射箭,来看的人很多,象墙一般围着他。射箭在古时是一种礼制,又可以观察人的道德休养,不只是武人的事,孔子对射箭也很有造诣。

 (十)庄子效法子庖丁、见《庄子》。庄周,战国时哲学家。他写一个炊事员宰牛的经验和技术,从解剖的路数悟出依乎天理、因其固然的道理来。于是联想到养生之道,写成一篇养生主。大意是说,养生有道,若不善养而反伤生,不是养生之主。

 (一一)仲尼取资于射御,是说孔子从射箭和驾马这两项练习为养生之法。孔子以礼、乐、射、御、书、数六门技艺作教育内容,射与御都属体育。

 (一二)觥,是大酒杯,觥觥乎,大的意思。这句是说大有可观。

 (一三)颜子而短命,见《论语》。颜回,孔子最好的学生,爱学习,又有德行。但体弱,二十九岁头发都白了,死年三十二,孔子很伤心。

 (一四)贾生早夭,见《史记》。西汉贾谊,有才学,对国事多所建议,为权贵所忌,贬子长沙,抑郁早死,年三十三。

 (一五)王勃,唐朝人,六岁便能写文章,十四岁作滕王阁序,是初唐四个文豪(四杰)之一。二十九岁时,掉到水里淹死了。

 (一六)卢照邻,也是初唐四杰之一,得手足痉挛病,成了残废,后自投水死。

 (一七)隳,音灰,毁的意思。

 (一八)北方之强……二句,见《中庸》。说北方人强壮,为保卫国家,穿起甲、枕着戈睡觉,死而不厌。

 (一九)燕赵多悲歌慷慨之士,是唐代韩愈的文句。燕指河北,赵指山西。韩愈用汉书赵中山地薄人众,丈夫相聚游戏,悲歌慷慨的情况,想到荆轲、高渐离行刺秦始皇的故事,说明这些地方民情强悍,出勇士和侠客。

 (二〇)凉州,指甘肃。

 (二一)颜习斋,名元,清朝人。研究学问主张实践,勤劳动,忍嗜欲,苦筋骨,习六艺,讲世务,以备天下国家之用。他兼长武术。

 (二二)李刚主名塨,清朝人,和颜元是一派。通五经六艺,主张学问要结合实用。

 (二三)顾炎武,明末江苏昆山人,曾与同志起兵反清复明,兵败逃走。清朝屡次请他出来作官,都不应;周游四方,心存光复。以后埋头读书,讲经世实用,有民主思想。同时研究国家制度、地方利弊、天文、地理、兵农之学,著作甚多,年高望重,为清代学术大师。

 (二四)朱子,朱嘉,宋朝的理学家。

 (二五)陆子,陆九渊,宋朝的理学家。

 (二六)老子,姓李名耳,又名老聘,周朝人,著《道德经》。

 (二七)释氏,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

 (二八)因是子,名叫蒋维乔,习静坐数十年,著有因是子静坐法。

 (二九)罗斯福,美国人,1901年任总统,后连任。其人好胜,体格亦强,总统御任后,到非洲东部探险,著述甚多。1932年开始任总统的,是另一个小罗斯福。

 (三〇)孙棠,据日文体育大字典载Sauod,是德国铁哑铃操的普及者,常作巡回演出。

 (三一)嘉纳(1860-1938),日本东京大学教授,讲道馆馆长,曾将日本柔术改良为柔道,后被选为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委员。

 (三二)邪稣,即那酥,因改革犹大教,被钉死于十字架。

 (三三)摩诃末,即伊斯兰教的创始人穆罕默德。

 (三四)伍秩庸,即伍廷芳,是清朝留学美国的较早者,辛亥革命后,任外交、司法等部部长。

 (三五)王湘绮,即王闿运,清朝曾在校经、船山几个大书院讲学,辛亥革命后,任国史馆馆长。

 (三六)主人翁常惺惺否,是说以理性克制感情,经常警惕自己的意思。

 (三七)罢,就是疲。

 (三八)力拔山气盖世。项羽在垓下被围,作歌有力拔山兮气盖世一句。

 (三九)不斩楼兰誓不还。楼兰是汉时西域国名,曾截杀汉使者,屡犯汉境。傅介子自请往击楼兰,说不斩楼兰王誓不回来。以后果然把楼兰王的首级斩了回来。

 (四〇)八年于外,三过其门而不入。夏禹一心治水,在外八年,手足都生了老茧,三次路过自己家门都顾不得进去。

 (四一)羞齿短后。短后,是说衣的后幅较短,便于劳作。后来也称军人之衣为短后衣。本文羞齿短后是说重文轻武,文人向来耻于和武人并列。

 (四二)沉湎,沉溺的意思。本文里是说终日饮酒,象浸在酒里的人,自己还说节饮,岂不是骗人?

 (四三)檐檐(注:将木字旁换成衣字旁),温文尔雅,很斯文的样子。于于,走路的样子。瞻视舒徐而夷犹,瞻前顾后,慢条斯里,要走不走的样子。

 (四四)冥心务泛二句,是说只潜心去空想,而不实行,是得不到益处的。

 (四五)樊陈,即杂列着。

 (四六)更仆尽之。一个人数不完,换人去数完它。

 (四七)巢林饮河两句,是说树林里枝桠虽多,鸟儿只巢宿一枝;河水虽多,饮者喝饱也就完了。不能把树枝和河水都占尽。体育运动也只要专精一种,长期坚持锻炼,自然得到效果。

 (四八)藏,就是五脏;络,就是血脉神经。

 (四九)心在鸿鹄,语意见于《孟子》:一心以为鸿鹄将至,思援弓缴而射之。意思是说在工作时不当心。

 (五〇)主一无适,是说专一不移。

 (五一)文明柔顺。古人称赞周文王外文明而内柔顺,显现出有文化教养,而内心和顺。

 (五二)十荡十决是说项羽力能拔山,勇气过人。《史记》载,项羽喑鸣叱咤,千人皆废。又载:羽在垓下(在今安徽灵壁县)被刘邦重重包围,只剩百十骑,十次突围冲荡汉军,都突破了缺口。

(五三)勇贯由基之札。养由基,春秋时楚国人,善射,能在百步之外射穿柳叶,百发百中。札是甲叶,《左传》上说,由基射力之强,能射穿七重甲。

上一篇: 颍上一中高中学生体质健康状况的分析及对策
下一篇: 甄别体育教学比赛中“无效评委”的统计学研究
版权所有·杜泉名师工作室 地址:安徽省颍上第一中学 邮编:236200 电话:0558-4455327
网站邮箱:dq5231@263.net 皖ICP备090010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