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教改前沿
教改前沿
教改前沿
如何正确认识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的目标设置
发布时间:2013-03-25 18:17:16     点击数:     来源:

 

如何正确认识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的目标设置

潘绍伟(扬州大学体育学院225009

 

2011年颁布的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已经正式颁发。我们要创造性地、有效地实施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的基本前提是全面、正确理解课程标准的精神与要求。

究竟什么是课程标准?课程标准对于课程实施的制约性、规定性、导向性体现在哪里?要回答这些问题首先要从回答什么是课程标准开始。美国学者乔治·J·波斯纳指出课程标准:“详细说明了学生应该了解的内容,以及应该在什么时间了解这些内容。”(乔治·J·波斯纳著,仇光鹏等译《课程分析》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P92)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课程标准框架》中指出:“课程标准描述的是学生学习所包括的主要领域极大多数学生在每一学习领域能达到的学习结果。”(崔允漷 沈兰“澳大利亚维多利亚课程标准框架述评”《外国教育资料》2001年第1期)从上述定义可以看出,课程标准的核心是描述或说明预期学生通过某一门课程的学习以后的学习结果,即课程目标。我们只有首先能正确理解与把握课程目标,才能更深刻得正确理解与把握课程标准。

一、为什么说课程目标是课程标准的“纲”

课程标准的文本主要包括课程目标、课程内容、实施建议三个部分。三个部分都是课程标准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但是从课程标准建构的角度,课程目标是课程内容和实施建议的“纲”——课程内容和实施建议都是建立在课程目标的基础上的。没有课程目标,课程内容和实施建议就成了 “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我们对于内容和实施的价值性、有效性就无从判断。

著名教育学家赫尔巴特指出:对于教育的期望和教育要促进什么是教育学的起点。对于教育者来讲“为了达到目标而是用手段。什么目标?用什么手段?这些自然是首要问题。”(转引自《教育目的、教育手段和教育成功:教育科学体系引论》P192)这一观点是建立在目标手段图式理论基础上的。目标手段图式是一种人们在计划、行动和试图理解其他人的行为时使用的一种思维模式。“目的一种应该实现的、对未来的欲求。”(《教育目的、教育手段和教育成功:教育科学体系引论》P181

乔治·J·波斯纳认为学校教育的目的是“描述了一些预想的生命结果,这些成果建立在一些选定的有意识的或有价值追求的图式之上。”(乔治·J·波斯纳著,仇光鹏等译《课程分析》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P71

体育作为教育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一种“人为”的“为人”的活动,在实施体育活动之前体育教育者首先必须思考与回答以下几个问题:我们以什么作为我们的目标?在我们工作之前学生的初始状态是怎样的?通过什么样手段(活动、方法)可以将学生的初始状态引向目标状态?我们在课程的设计与实施(即选择手段、内容和方法)前,必须首先对体育与健康课程的目标(即我们希望的结果),有清醒而明确的认识。

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描述学生在学习体育与健康课程后应该能够知什么、做什么,即在知识、技能、态度、情感等方面的变化,即体育与健康课程的学习目标的思考与建构。体育与健康课程编制和实施要都必须思考与回答“体育与健康课程目标”“体育与健康课程内容”“体育与健康课程实施”及“体育与健康课程评价”等基本问题。其中,体育与健康课程目标是体现体育与健康课程价值取向的基准性规定,起着导向和“龙头”作用。

体育与健康课程目标是内容选择与创编的前提;是体育与健康课程实施和评价的“尺子”;是指引体育与健康课程管理,以及体育教师专业化成长方向的“指南针”。从这一意义上讲,没有对体育与健康课程目标的研究与建构就没有课程标准的内容与实施建议,也就没有科学的体育与健康课程管理,也不可能有体育教师专业化发展。所以说,课程目标是课程标准的“纲”。

二、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体现了什么样的基本价值取向

教育作为一项“人为的”和“为人的”活动总是投射着、蕴涵着教育者的主观意趣的引导活动。在教育开始前人们总要对什么是理想的社会、什么是美好的人生、什么是幸福的生活、什么是理想的人格、什么生命境界值得追求、什么知识最有价值等进行思考与取舍。作为教育的有机组成部分的体育与健康课程在课程编制、设计和实施前也要对什么是理想的体育人格、什么样的体育知识、技能、能力、情感、态度最有价值等进行思考与取舍,这些就是体育的价值取向。

尽管影响学生体育与健康行为、水平的因素有很多方面——社会、文化、家庭的长辈与同辈、同学、朋友等,但是体育与健康课程还是影响学生的最重要的因素与条件。我们要通过体育与健康课程去影响学生的哪些方面?往什么方向引领?期望他们在哪些方面达成我们当代社会对他们的期许。去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去培养更应答社会的呼唤,去更好的迎接历史的挑战。这些都体现和渗透着我们的价值追求。

体育与健康课程标的目标制定是对三个方面的因素综合思考与取舍的结果——社会发展与需求、学生发展与需求、体育与健康学科发展。在对三者进行思考与取舍中的过程中,人们的价值取向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课程目标是建立在特定的教育价值观和体育价值观的基础之上。本次课程标准是建立在学生发展为本的体育价值观、生物心理社会三维体育观和终身体育观的基础上的。

课程标准的价值取向决定着体育与健康课程目标的制定中对许多可供选择的目标的取舍;既决定着我们用什么体育,也决定着我们怎样体育;体育与健康课程的价值追求只有通过体育教师的教育意向,创设特定的体育情境才可能真正实现。

(一)学生发展为本的取向

雅克·德洛尔任主席的国际21世纪教育委员会在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交的报告中指出“教育的首要作用之一是使人类有能力掌握自身的发展。”“发展的目的是使人作为人而不是作为生产手段得到充分的发展”,“教育不仅仅是为了给经济界提供人才:它不是把人作为经济工具而是作为发展的目的加以对待的。使每个人的潜在的才干和能力得到充分发展,这既符合教育的从根本上来说是人道主义的使命,又符合应成为任何教育政策指导原则的公正的需要,也符合既尊重人文环境和自然环境又尊重传统和文化多样性的内源发展的真正需要”。罗素有一句话,教育的目的在于使人拥有幸福的人生。未来的学校必须把教育的对象变成自己教育自己的主体。(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国际教育委员会《学会生存》2000年版,教育科学出版社)

“以学生的发展为本”的价值取向强调,体育与健康课程是为了学生的健康与幸福;体育与健康课程要求应基于学生的需要和可能;体育与健康课程是为了促进学生的全面和谐发展;体育与健康课程应培养学生终身体育愿望和能力,促进学生的可持续发展。为此,课程标准依据学生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教育规律选择、创编、改造体育运动——包括场地、器材、规则、要求等重新改造等,力图改变以“竞技运动项目为本”的状况,将运动还给学生。

(二)促进学生身、心、社和谐发展取向

课程以“健康第一”的思想为指导,不仅仅强调体育对人的生物学改造价值;更为强调追求体育对人的生物、心理、社会适应的全面改造与提高的价值。课程目标明确指明,通过体育全面改造与提高人的生物、心理和社会适应能力。促进学生身心的和谐发展,实现知识与技能、过程与方法、态度情感价值观三维发展。

(三)为终身体育奠基的取向

体育与健康课程不仅仅关注学生在校期间的生物学改造成效,包括体能的提高和运动技能的掌握的价值。体育与健康课程应更多的倾向于为学生的终身体育奠定意识、知识、能力基础,形成终身体育锻炼和终身维护健康向终身体育价值的实现。

三、如何理解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目标的三个层次

课程标准关于体育与健康课程目标,从相对宏观到相对微观的三个层次进行研制与表述。

(一)课程目标

课程标准对体育与健康课程目标是这样描述的“通过课程的学习学生将掌握体育与健康的基础知识、基本技能与方法,增强体能;学会学习和锻炼,发展体育与健康实践和创新能力;体验运动乐趣和成功,养成体育锻炼习惯;发展良好的心理品质、合作与交往能力;提高自觉维护健康的意识,基本形成健康的生活方式和积极进取、乐观开朗的人生态度。”这一目标是对于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928节体育与健康课(以每学期上满16周体育与健康课计算)学习后学生的理想状态的描述。这些目标的描述是从若干体育与健康课程学习的可能性目标中选择了一些特定的目标,作为整个义务教育阶段体育与健康课程设计、教学与评价的追求。

体育与健康课程目标,一方面体现了体育与健康课程作为整个教育的共同价值追求和目标,如“发展良好的心理品质、合作与交往能力”;“形成积极进取、乐观开朗的人生态度。”另一方面,体现了体育与健康课程独特的价值追求与目标,如“掌握体育与健康的知识、技能、方法”;“增强体能”;“体验运动乐趣和成功,养成体育锻炼习惯”;“提高自觉维护健康的意识,基本形成健康的生活方式”。这种明确指向和服务于教育目标的体育目标,有利于提升体育与健康课程的教育价值,也有利于真正实现“育体”与“育人”的有机结合。

(二)分目标(维度目标)

目标是为实现特定目的而使用的特定手段或实施特定的行动的意图联系在一起的。“目标是一种目的,而且为了实现这个目的而使用特定的对象或是特定的行为。目标总是与手段联系在一起,并试图通过手段来加以实现,而目的则可以独立与那些对其实现是必要的手段而被确定。” “手段是处于行动主体和它的目标之间的东西”(转引自《教育目的、教育手段和教育成功:教育科学体系引论》P183

体育与健康课程目标对体育与健康课程学习预期结果的整体描述,包括的内涵丰富而复杂,要选择创设什么样的情境才能实现这些目标存在很大的困难。为了进一步明确回答学生在体育与健康课程学习中应该在那些方面得到发展。需要进一步对体育与健康课程的学习进行分类,并在分类的基础上确定不同各类的学习的目标。也就是说,为了实现不同的目标需要创设不同的情境,有的需要创设训练的环境与氛围,有的则需要创设教育的情境与氛围来加以控制与实现。为此,课程标准在课程学习目标的基础上依据三维健康观和体育与健康课程学习的特性,将学生的体育与健康课程学习划分为运动参与、运动技能、身体健康、心理健康与社会适应等四个方面(维度)。

课标在划分学习方面(维度)的基础上,明确阐明了四个方面的具体内涵和具体目标。分目标的制定为体育教师创设特定的环境和条件来实现特定的目标指明了方向,为体育教师有目的、意识、有计划实施体育教学过程,创设一些特定的环境、情境和条件提供了很好的引导。

(三)水平目标

水平目标实际上是预期特定的阶段和水平的学生能够做到什么的具体结果表述。义务教育阶段从时间上讲要贯穿九年时间,从学生生长发育的角度讲要贯穿儿童与少年。依据体育与健康课程目标、体育与健康学科知识技能的特性和不同阶段学生生长发育的特点,课程标准在制定体育与健康课程目标和分目标(维度目标)的基础上,再分别制定了水平一、水平二、水平三水平四的具体水平目标。以便体育老师在设计与实施不同阶段(水平)学生的体育与健康课程时,具有更为明确具体的学习目标,并可以依据具体的水平目标创设具有明确针对性、有效性的内容、方法与评价。

水平目标的制定主要是依据学生运动能力发展规律、运动技能形成规律、学生身心发展特点为依据,体现了目标的完整性、层次性和可行性。

(待续)

 

潘绍伟简介

男,江苏海安人,19546月生,1979年毕业于扬州大学体育学院并留校工作。现任教育部全国高等学校体育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体育科学学会学校体育专业委员会委员、江苏省高等教育学会体育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江苏省教育学会体育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江苏省体育科学学会体育理论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南通师范学院、淮阴师范学院兼职教授、扬州大学体育学院教授、体育人文社会学硕士点学科带头人。

多年来,主持和参与国家十五教育科学规划项目建构有机衔接的大中小学体系与健康课程内容体系研究, 教育部、国家体育总局、省教委、省体育局等部、省级科研项目近十项,其中,作为核心组成员参与教育部重大项目“基础教育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的研制,现由教育部颁发并在全国实验,取得了广泛的社会影响。独著《学校体育理论与实践探索》;独编《体育箴言录》;在《体育科学》等学术性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80余篇;主编、副主编、参编全国体育专业统编教材、中学体育实验教材、江苏省中学体育教材近三十部(本),著述一百多万字;获教育部优秀教材二等奖一项。

因为工作成绩突出,在1990年获“江苏省优秀教育工作者”称号、1992年被评为江苏省普通高校优秀青年骨干教师、1993年获江苏省普通高校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同年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和曾宪梓高等师范院校优秀教师三等奖。

 

 

 

 


 


 

上一篇: 教学改革的方向性思考
下一篇: 返回列表
版权所有·杜泉名师工作室 地址:安徽省颍上第一中学 邮编:236200 电话:0558-4455327
网站邮箱:dq5231@263.net 皖ICP备09001057号